当前位置:首页 > 在线访谈 > 脱贫攻坚我来说 > 富川县委副书记于福坚做客《脱贫攻坚我来说》第五期

富川县委副书记于福坚做客《脱贫攻坚我来说》第五期

更新时间:2018-06-22 15:21:38 | 来源:中国扶贫 | 作者:脱贫攻坚我来说 | 责任编辑:李宗蔚 | 点击量:
分享到:

主持人:有长有短有良策,脱贫攻坚我来说。大家好,我是宋杨。“郎朗晴岚,美丽山川,一条古道,延绵在天边。是谁把秦皇汉武的车马,遗落在远山僻壤,是谁用海上丝路的舟舸,留下千古的眷恋。”是的,正如歌词所言,富川瑶族自治县历史文化丰富多彩,民俗风情绮丽多姿。那么,美丽的富川脱贫成效如何 ?今天的脱贫攻坚又由谁来说呢?有请富川瑶族自治县县委副书记于福坚。您好,于书记。

于福坚:主持人,您好。

主持人:听说富川县刚刚,也就是5月13号举办了一场脱贫攻坚的专题文艺演出,而往前追溯到今年的3月份,富川县又召开了,2018年脱贫摘帽誓师大会,看得出来,富川县为了打赢打好脱贫攻坚这场硬仗可谓是众志成城,请您给我们介绍一下,目前,我们脱贫攻坚工作进展情况?

于福坚:富川是一个少数民族自治县,处在广西的东北部,挨着广东和湖南,它有1572平方公里33万人口,其中瑶族人口占到了人口的大多数,富川还是一个典型的国家级贫困县,老、少、边、山、穷这几个贫困特征在富川都集中体现。按照2015年建档立卡贫困户识别的标准,我们富川共计有69000多名贫困户,16000多户的贫困人口,整个县的贫困发生率在24%点多,是一个贫困程度比较深的贫困县,所以我们整个富川的脱贫摘帽的压力非常大。经过2016、2017年全县上下各级干部的共同努力,我们一共脱贫了44000多人,脱贫了大概有9000多户贫困户,贫困发生率经过短短的两年时间,我们已经从24%点多降到了8.9%,按照这两年的工作进展情况,我们有信心在2018年实现整县的脱贫摘帽,也是为我们广西的60周年大庆献礼。

主持人:听了您的介绍,感觉近年来,富川的脱贫攻坚工作取得了决定性的进展,那我们也知道,富川的文化历史比较悠久,自然资源十分的丰富,那我们目前的脱贫攻坚工作有哪些亮点和特色?

于福坚:讲到富川的历史和自然资源,富川的确在这两个方面的资源还是非常丰富的。富川是国家级生态功能保护区,我们的生态环境非常优美,那里的山好、水好、空气好。我们富川也是比较早的一批长寿之乡,我们有西岭山(广西)自治区级的国家森林公园,还有我们广西排名比较靠前的龟石水库,它是贺州市的水源保护区。另外讲到历史文化资源,富川也是一个资源丰富的比较聚集的县区,我们有16个国家级的传统古村落,有两个国家级的历史文化名村,比如我们出过广西状元的秀水状元村,那个村出过一个状元还有33名进士。我们还有潇贺古道入广西的第一村叫岔山村,作为潇贺古道入桂的第一村,我们就是充分挖掘岔山的古村落资源,依托古村落修建、改善一些旅游的基础设施来发展乡村旅游,我们在2017年短短的一年时间,就把原来一个非常深度贫困的岔山村,打造成为一个小有名气的乡村旅游示范村。游客在2017年的时候,已经月均突破一万人,然后在春节期间,七天的时间就有五、六万人到岔山村旅游。

主持人:那还有没有别的村,在乡村旅游这方面做得算是比较突出的?

于福坚:我们还有几个村,它也是依据自己的特色做得比较突出。比如有一个虎头村,是在龟石水库旁边,是个水库移民村,根据水库移民的政策,他们建了一些水泥房,相对比较集中,我们就充分利用群众的水泥房的外墙,做了一个大概有3000多个平米的3D彩绘。我们把这个3D彩绘做好了之后,就作为一个旅游景点,很多周边的群众还有游客慕名而来,我们根据我们自己掌握的数据,这个虎头村的3D彩绘目前是华南地区最大的一个3D彩绘点。这个主要就是为了吸引游客的关注,特别是小朋友非常喜欢,在那里拍照立体感非常强,加上又是在水库周边,跟自然环境搭配得相得益彰,自成一体的一个景色,这个自然村也是我们今年的一个预脱贫村。另外的几个发展乡村旅游主要还是依托本地的古村落,比如说我们葛坡镇的深坡村,它是一个古村落,还有我们白沙镇的黑山村,也是富川一个具有瑶族特色的村,那里有个“蝴蝶歌”,黑山村就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蝴蝶歌)的发源地。“蝴蝶歌”就是瑶族他们自己互相传唱的一种歌曲,按照音乐专家的讲述,它就是全国唯一发现的一个三节拍的一种类型歌曲,因为唱起来类似于有点像蝴蝶那个发音,所以叫蝴蝶歌。去年下半年,我们还作为一个节目选送到中央电视台三台,在中央电视台演播大厅演出。

主持人:说到这个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富川还有没有一些具有本地特色的民族风情产业?您给我们介绍一下。

于福坚:首先它是一个瑶族自治县,所以它的瑶族特色是非常突出的,比如说他们的一些民俗活动非常多,最大的活动就是每年的正月初十到正月十五,我们叫上灯炸龙节,今年央视对上灯炸龙节做了三次直播。上灯指的就是正月初十到正月十五之间,把一个灯笼挂在门口,但不是谁都可以挂那个灯,去年生了孩子的才能挂那个灯,原来是只生男孩了才挂灯,叫上灯,现在我们男女平等了,生男孩生女孩都要上灯,把一个大红灯笼挂在门口,主要是老街那里,那叫上灯。炸龙指的就是舞龙舞狮,主要是舞龙,舞龙的时候,群众要把放鞭往龙身上扔,叫炸龙。我们富川有六条龙,就是一条街一条龙,我们就有六条龙,要在正月初十特别是正月初十和正月十五那一天,几乎都要出来,平时可能十一到十四之间有三条两条龙。龙一出来很多群众就会把鞭炮往龙身上扔,谁的龙被扔的鞭炮多,那这条街的人丁就兴旺,不仅是富川本地的群众过来看或者是放鞭炮,贺州市的、湖南的、广东的,他们周边的人也过来,所以那天非常热闹。正月初十,我们今年自己统计,当天炸龙节大概有五万多群众聚集。还有其它的民俗,比如瑶族都有的盘王节,每年都要举办一些庆祝活动,还有我们一些民间的地方民俗活动,比如刚才讲的秀水状元村,有一个状元出街,就是抬着状元的像在老街上巡街,巡街也是一种民俗活动。

主持人:我们聊了这么多的民俗风情的产业,它能够跟我们这些贫困户、农户具体发生什么样的关系?它能够带动多少的收益直接受益于贫困户?

于福坚:旅游业是最能够带动群众增收的一个产业,它是作为一个服务行业,它是直接带动群众增收的。比如我刚才讲到的上灯炸龙节,在这个炸龙节期间富川的宾馆一房难求,吃饭都要排队,这个是直接带动消费带动群众增收的。还有一些地方的旅游产品的销售,它也是直接带动群众增收。另外呢 ,我们还依托本地的自然资源,充分利用富川这个生态环境,山好、水好、空气好发展些民宿。我们在国际慢城区有一个贫困村叫花坪村。

主持人:怎么理解这个慢城?

于福坚:慢城是国际慢城协会根据他们的认定标准评选的一个称号,主要还是倡导一种慢生活,富川是广西第一个国际慢城,全国第四个获得这个称号的国际慢城,它就坐落在福利镇,刚才我讲的那个花坪村就在福利镇,它正好处在国际慢城中的核心区域。我们也依托这个资源发展本地的民宿、餐饮,很多游客也是慕名而来,专门开车到慢城那里过一个休闲的周末,享受体验一下慢生活。我们慢城原来搞了个花海项目,在花海开业的那一个星期,有群众只是卖矿泉水,一天都可以卖到3000多块钱。

主持人:通过这种资源的优势,有没有一直直观的数字来告诉我们,它直接带动了多少的贫困户直接达到脱贫?

于福坚:比如说岔山村那个就很明显,直接带动了60多户贫困户当年就实现脱贫,这个岔山村也是在今年计划脱贫摘帽,所以我们富川的一个整个的发展思路也是“生态立县、富民强县”。

主持人:我们富川有没有民俗制品的产业?

于福坚:有。比如有一个民俗的产品,也是瑶族特色,就是瑶绣。瑶绣已经进入到联合国了,就联合国赠送给国家元首的礼品里面,其中有一个类型就是瑶绣,瑶绣我们也是作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来传承的一个东西。

主持人:富川素有“脐橙之乡”的称号,那目前“脐橙”的销售和种植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

于福坚:富川的脐橙名气很大,上个世纪80年代就已经开始大力推广种植脐橙了,经过二三十年的积累,目前种植面积达到了30万亩。在去年国家工商总局对品牌价值进行评定的时候,我们富川脐橙的无形资产价值46个亿,名气非常大。按照一些专家的解释,富川的自然环境非常适合脐橙的种植,所以富川的脐橙的品质非常高。我们有几个特点:一个是甜度高;第二个就是它可以化渣,就是没有渣、入口即化;第三个就是它的外观形象好,很受消费者的欢迎。富川其实还是以卖鲜果为主,所以深加工的就没有,粗加工的就有一些。

主持人:我们除了脐橙之外,还有没有其它的一些扶贫产业?

于福坚:富川的农特产品还是比较丰富的,除了脐橙这个水果以外,我们的秋冬菜种植也是一个,秋季和冬季的蔬菜种植也是一个量比较大的。我们贺州包括富川,它是供港蔬菜的一个基地,供香港的一个供港基地,所以我们的蔬菜的品质和标准都非常严格。我们富川的供港蔬菜主要是在秋季和冬季种,我们的种植面积大概有十几万亩,它对贫困户的收入增收也是非常明显的,特别是如果价格好的时候,一亩地的秋冬菜大概有七、八千块钱的收入,对群众的增收还是比较明显的。

主持人:听您这么介绍,我们了解到无论是文化还是物产,一些特有的资源不仅在富川得到了充分的利用,而且也做出了富川的特色。那么,目前富川县要想实现2018年的全县脱贫摘帽的硬任务,还存在有哪些困难?

于福坚:这个问题还是比较多的。在我们这几年的脱贫攻坚工作开展以来,我们自我评价我们有几个问题,一个是基础工作还不够扎实,主要是表现在我们对贫困户的一些基本情况,统计得不够精准,所以可能会有一些漏掉的,或者是错误的退出的贫困户,而这些是国家在验收的时候重点关注的。我们有“两率一度”验收标准,就是漏评率、错退率、满意度,因为我们基础工作不扎实,就很有可能出现有漏评、错退的现象,这个我们在验收的时候、在迎检的时候就很容易出问题,“两率一度”如果不达标,直接反映是我们的贫困发生率降不到3%以下,直接影响整体的效果,一票否决,这是一个我们现在存在的问题。还存在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产业,虽然我们富川有一定的基础,但是它直接带动贫困户的产业成效还不是特别突出,刚才讲的脐橙也好,秋冬菜也好,能够种得起脐橙的就已经不是贫困户了,所以产业和贫困户之间的这种带动,还有很大的工作需要去做、去补,这是一个短板。第三个问题就是我们的村集体经济收入也是一个难题,富川的行政村、空壳村比较多,村集体既没有土地也没有资产,也没有其它一些项目,所以我们在解决村集体收入这一块压力也是比较大,特别是涉及到45个村今年每个村的村集体收入要达到三万块钱以上,那要用一年的时间来解这个问题,也是压力比较大。另外还有个问题就是我们的深度贫困村,他们的脱贫难度是非常大的。刚才讲的富川有一个西岭山,西岭山造一个自然保护区就已经禁止砍伐树木了,而那个山上的群众原来都是以砍树为生,并且是以瑶族为主,现在禁止砍伐之后他们的生活来源就没有了,导致这些山上的村他们的贫困发生率都在60%、70%,甚至最高的有80%,我们主要还是按照中央的政策,有一个“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这种标准我们就要把它搬出来,这些区域的群众主要还是想通过易地搬迁的方式来解决,但是离乡离土对群众来说,他们的思想观念还是很难接受,在这方面还需要做很多工作,这也是一个难题。这些村我们计划是在明年2019年全部脱贫摘帽,这个难度就比较大也是我们现在正在集中精力要破解的一个难题。

主持人:今年也是脱贫攻坚的作风建设年,富川县有没有推出一些政策或举措?

于福坚:扶贫工作中的作风问题是个老大难问题,涉及到的干部多、战线拉的时间长,就不可避免一些干部作风不扎实,有厌战情绪、有畏难情绪,这个不可避免,我们也理解。但是,既然是中央交给我们的任务,我们就不能够有任何的丝毫的懈怠,所以我们为了转变作风,我们也出台了一些政策。比如我们有一个督查考核办法,对督查中发现的问题一次没有整改的,我们就有一个口头的警告,两次没有整改就直接倒扣绩效分和单位的分,所以是一个连带责任,这个就是既压实了个人的责任也压实了单位的责任。另外,我们为了转变工作作风,把责任从县领导开始抓,抓到部门的领导到乡镇的干部、再到村一级的干部,我们是四级干部的压力传导,一层一层逐级地去完成,所以我们每一个乡镇都有两到三名的县领导联系,每个贫困村都有一名县领导直接联系贫困村。

主持人:我们目前的这些举措都取得了哪些成效?

于福坚:正反两方面都有。一方面我们通过督查也发现了些问题,我们是在今年脱贫摘帽年直接以电视曝光的方式,我们已经开展了十次的督查,通报了五次,大小有几十名干部在电视上点名曝光,这是一个。还有一个我们是正向的激励,我们采取的是两月一评先,两个月就评一次先进,我们有一些有村干部,有政府的干部都参与评选,我们每次都有村干部100名,可以有100人的名额进行评先。我们在四月份已经开展了第一次评先,就两月一次吧,大小有两三百名的干部,在三月份、四月份的工作中得到了表扬,以正向的激励和负面的惩处相结合的方式来转变我们工作的作风。

主持人:扶贫的工作需要长短的结合、需要统筹,如果短期内不能见效,老百姓的情绪上会受到影响,但如果你要想短期能见效,我们还得需要统筹的规划。那就目前的这种目标和我们遇到的困难,富川有没有做出什么举措来解决?

于福坚:简单来说有几个工作,富川脱贫攻坚的整体思路就是强基础、补短板、解难题、压责任,大概这样简单来概括就是做一个系统性的工程。强基础就是把整个富川的脱贫攻坚的所有的基础都要打牢、打实;还有一个是补短板,就刚才说的村集体收入、产业发展,把这两个短板要补上来,还要加上刚才说的易地搬迁;解难题就是集中精力来破解刚才那几个短版,想办法把这些难题解决掉;最后再通过压实责任的方式来整个的做好脱贫攻坚工作。这个系统工程,群众对这方面的期望很高,我们的干部的压力就很大,所以有些群众也不可避免地会存在一些对我们工作的不满意,特别是前几年的工作,有些不够扎实的地方,群众的意见还是存在,也反映到我们这里来,我们也只能是通过成效来解决群众的不满意,以成效来论英雄。在群众直接获益者这一方面我们也做了一些工作,比如最直接的就是我们出台了一个产业扶持政策,群众自己发展产业的,我们都会给予相应的物质奖励,鼓励群众以自力更生的方式来发展、生产、增加收入。

主持人:富水天泽、川越千秋。作为民族文化底蕴深厚的瑶族自治县,富川又有哪些脱贫致富的好项目呢?下面就到了我们扶贫项目推介环节,让我们一起听一听于书记给我们带来了哪些能脱贫致富的好项目?

于福坚:富川是一个生态资源非常丰富的县,所以我们富川最大的优势就是生态优势,最大的这个项目也是在生态上做文章,希望全国各地的企业、企业家能够到富川发展旅游产业,发展养老、养生的产业,我们富川的山好、水好,可以充分利用我们富川的生态资源开展一些旅游业、民宿还有些养老的产业。还有另外一个项目,我们富川还有一个工业园区,是华润集团投资兴建的一个循环经济园区,那里有华润火电、华润啤酒、华润水泥,去年华润火电获得了全国增量配电王改革的试点,所以也就意味着可以以比较低的价格来供应电力电力能源,同时作为火电厂的一个附属能源,就是它的蒸汽,也是一个比较有优势的一个能源。

主持人:政府有没有什么意向,就是比较有针对性的,比如说我就特别需要一个旅游产业投资的企业到我们这来投资,或者其它的比如说养殖业的企业来?

于福坚:最好还是结合富川的实际,这个旅游业我们是最欢迎的,因为它是一个生态功能区,一些高耗能、高污染的企业没办法在我们那里落地。所以用电量比较大的企业,用热能资源比较多的企业也可以到富川来投资,既可以享受国家的西部政策,同时还可以享受贺州市和富川的招商引资的优惠政策,重复叠加的政策优惠,我们会拿出真诚的,非常到位的服务给我们的企业家。另外还要再补充的一点是,我们富川作为国家级贫困县,是东西部扶贫协作的一个对口帮扶单位,我们的对口帮扶是广东的四会市,所以我们针对广东的企业也专门出台了一些特别的优惠政策,所以也请广东是企业、企业家到富川来投资,到富川来发展,到富川来发财。

主持人:我们全国的观众朋友,如果您对于书记所推介的项目感兴趣,需要去富川县投资考察的,您可以通过我们节目邮箱(tpgjwls@163.com)进行联系,我们节目组会帮你对接,感谢于书记今天做客脱贫攻坚我来说演播室。“天高路远,有过烽火狼烟;山陡水深,有过栈道蜿蜒;富川两岸,瑶乡风月无边;风雨桥上,梦里谁的容颜。”富川不仅景美歌甜,作为有着2100多年悠久历史的县域,也积淀着古朴厚重又多元别致的历史文化。不忘初心谋发展,凝心聚力促脱贫。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古韵深厚的富川县一定会在脱贫攻坚的道路上绽放出不一样的瑶族光彩。本期节目到此结束,下期再见!


公示公告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