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扶贫经验 > 黔桂“四地”金融扶贫连片试验区建设进展情况、面临的困难和政策建议

黔桂“四地”金融扶贫连片试验区建设进展情况、面临的困难和政策建议

更新时间:2018-07-18 16:17:30 | 来源:广西扶贫信息网 | 作者:周全 唐馨蕖 | 责任编辑:徐坚 | 点击量:
分享到:

本网南宁讯(周全 唐馨蕖)2014年,人民银行南宁中心支行、贵州中心支行指导河池市、百色市、贵州黔南州、黔东南州中心支行联合,以相互毗邻的南丹、天峨、环江、乐业、独山、罗甸、荔波、平塘、三都、从江、黎平、麻江12个县为范围创建黔桂“四地”金融扶贫连片试验区(以下简称“试验区”)。三年来,试验区建设取得积极成效,逐渐探索出一条具有黔桂特色的金融扶贫之路。但同时也存在跨省扶持政策缺乏、产业合作程度较低、金融风险防控难度大等困难。

一、主要做法及成效

(一)搭建合作平台,理顺实验区工作机制。

2014年,为推动黔桂金融扶贫连片试验区创建工作,河池中支联合黔南州中支先后通过召开协调会、推进会等进行沟通,签订了合作框架、工作方案以及信息共享协议,为实验区开展工作打下了基础。在这一大框架下,河池市中支与黔南州中支建立金融稳定合作机制,签订联合防控金融风险框架协议,毗邻地区互通有无,互相配合,联合防控金融风险;毗邻县支行共同拟定《2014-2016年黔桂毗邻七县[ 河池的南丹、环江、天峨3县与黔南州的荔波、独山、平塘、罗甸4县。]连片特困地区(石漠化片区)扶贫开发金融服务总体规划》,多次召开经验交流与合作会议,达成金融合作与交流框架及机制,进一步延伸和细化了合作内容。2015年至今,四地中支轮流主编《黔桂四地金融扶贫简报》,按季交流扶贫工作经验信息。

(二)开展信贷合作,支持连片地区扶贫生产。

2014年底,在黔桂“四地”金融扶贫连片试验区创建工作推进会上,6家跨省区产业链企业与金融机构签订2.48亿元贷款合同,标志着黔桂跨省区金融扶贫合作正式启动。随后,环江、南丹县金融机构与贵州的荔波、平台、独山县金融机构建立了金融事务协作机制和贷款跨省调查、催收协查机制;开展黔桂四地“百村信贷”工程,在前期试点的10个村[ 广西的贵江、波鸾、蛮降、东山、何顿、下荣;贵州的高桥、尧朝、绿树、拉滩。]投放农户小额信贷、农户联保贷款等6092万元,惠及农户1095户。2017年5月,南丹县率先创建广西首个金融精准扶贫示范区并取得成效,获得自治区扶贫办和人民银行南宁中支经验推广,《金融时报》对示范区经验进行刊载,随后,黔桂试验区启动7县在南丹县召开经验交流会,对示范区建设进行了经验交流。

(三)开展服务合作,推进贫困区金融服务软硬件建设

以试验区为平台,河池与南丹毗邻县域相互引进和学习对方先进经验,多渠道开展金融服务合作。例如南丹县将贵州荔波和平塘的信用县建设经验运用到实际工作中,而贵州也学习了广西在金融精准扶贫示范区建设方面的经验和做法。此外,罗甸与天峨县支行联合在毗邻的天峨下老乡和罗甸红河镇建立“农金村办”工作机制;南丹与荔波依托黔桂旅游合作框架,组织金融机构在里湖建立了三个“农村金融服务站”,在小七孔风景沿线建立2个金融服务站和20个助农取款点,实现两地旅游业支付服务无缝衔接,为签订金融合作支持旅游框架协议做好准备;选取与贵州毗邻的川山镇木论村、何顿村、龙岩乡广荣村、驯乐乡上朝村4个服务点作为试点开办小面额人民币兑换服务工作,为黔桂两地民众提供便利的人民币兑换服务;人民银行南丹县支行还引进贵州蒲公英金融志愿者服务模式,推出南丹县萤火虫金融志愿者服务组织,并成功在南丹县开展的捐资助学、诚信爱心雨伞投放、萤火虫金融讲堂等活动,获得广泛的社会好评。

(四)开展宣传合作,普及贫困区群众金融知识

黔桂毗邻县域建立黔桂“省际结合,区域联动金融知识普及活动”机制,组织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金融知识宣传活动近百人次,如在黔桂两省交界的福龙村联合开办了“金融夜校”;南丹、天峨以及罗甸、平塘县联合开展了“金融知识进苗乡”、“金融知识走进布依族”活动;南丹、环江、荔波等县联合开展了“金融知识进瑶乡”等,将金融知识带到了黔桂两省毗邻区域群众身边。2017年南丹县在两省交界的里湖乡开展国库与“一带一路”黔桂歌王山歌宣唱大赛,黔桂合作试验区启动7县人民银行现场观摩,该活动获得人民银行总行国库局好评。

  二、面临的困难

(一)缺少跨省扶持政策,金融合作缺乏制度保障。

2014年试验区的成立获得了两省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但支持却没有转化为政策机制上的合作。一方面政策扶持各自为政,财政扶持政策、担保政策、贷款风险补偿基金或贴息政策等都缺少跨省合作机制,仅适用于当地企业。另一方面试验区内不同市县经济发展程度不同,所设置或者获得的优惠政策支持也不同,如南丹、天峨等作为天窗县在滇黔桂石漠化片区建设中就没有享受到相应的优惠政策;黔桂毗邻两县政府设置得担保基金额度和贷款放大倍数也不一致等等,这也影响金融合作的实现。

(二)跨省产业合作程度低,金融切入缺少基础。

金融投入需要实体经济项目对接,当前黔桂产业合作处于起步阶段。“桂黔石漠化集中连片特困地区(河池、黔南)合作发展示范区”的合作仍停留在设想上,双方抱团推进争取国家政策支持力度不够,南(丹)独(山)平(塘)生态产业园、天(峨)罗(甸)生态产业园和环(江)荔(波)生态产业园[ 南独平生态产业园:重点打造生态环保型有色金属、化工产业基地,深化有色金属等矿产资源加工产业的合作,深化硫酸、磷酸化工产业合作;

  天罗生态产业园:重点打造临港经济区,发展现代物流业;

  环荔生态产业园:重点打造旅游产业和民族风情园区。]都还处于建设阶段,产业园内基础设施、产业布局、配套建设等方面都尚未对接,毗邻地区的产业还是各自管理和各自发展,进度不一致、产业合作程度较低或停留在某个企业单打独斗的层面,这使得金融上的合作缺乏基础。

(三)跨省金融风险防控难度大,金融合作面临较大风险。

实体经济尤其是部分重点行业和企业风险较为突出,金融风险趋于多样性、多发性、传染性,毗邻县域只要有一个地方出现风险,可能连片区也要受到金融风险传递,影响金融安全。广西南丹县的金山公司信贷风险最终影响到广西区整个有色行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目前,人民银行河池市中支与黔南州中支建立的金融稳定合作机制,主要是进行及时有效的信息共享,但联合评估、预警、防控风险等方面的工作尚处于探索阶段。

三、政策建议

(一)加快推动试验区内扶贫合作产业发展。一方面,将试验区内“一区两园”建设纳入政府督查督办内容,促进相关市县政府加快园区建设进度;另一方面,结合金融支持深度贫困地区精准扶贫工作要求,重点引导试验区内三个深贫县——环江、三都、从江以合作的思路做好扶贫产业规划,为金融资源的精准有效注入提供基础。此外,试验区内人民银行加强沟通,共同探索建立以“链式金融”支持为主要内容的跨省区信贷支持扶贫产业发展机制,实现试验区内“产融”互促发展。

(二)共同推动跨省政策担保机制建立。探索建立跨省贷款担保基金或风险补偿金,对于涉及跨省项目或企业的信贷投入均予以优惠政策支持。建议两地政府出资成立共同贷款担保基金,第一期可各考虑设立500万元,共同为跨省扶贫示范区融资进行担保和风险补偿。担保基金与贷款总金额1:5的比例投放贷款,对两地金融机构发放扶贫示范区贷款形成不良,经依法征收仍有损失的,按最终损失金额的50%从共同贷款担保基金中给予风险补偿。

(三)建立防控风险合作机制。开展毗邻政府、金融管理部门以及金融机构间多层次的金融稳健性评估、金融风险预警和应急演练等专项工作的交流活动,重新修正完善金融事务协作机制和贷款跨省调查、催收协查机制,重启环江、南丹县金融机构与贵州的荔波、平台、独山县金融机构的合作,共同探索有效处置区域金融风险的途径和提升前瞻性,共同促进黔桂区域金融稳健运行,维护毗邻地区金融安全。


公示公告


  • 友情链接